當前位置 : 觀點

知識產權法官們的新煩惱:誰的游戲直播

2020-05-09 15:24 作者: 轉載出處: 推薦人:admin

        “大多數主流游戲預留給玩家探索的自由度都比較低,玩家難以形成獨創性表達”,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知識產權審判庭庭長助理陳中山認為,基于現行的《著作權法》,游戲玩家不能構成表演者,不享有表演者權。

        陳中山是在近日召開的中國知識產權法官講壇暨“網絡游戲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研討會”上做出上述表態的。當近年興起的直播平臺與游戲廠商發生碰撞,法官們開始為之頭疼。這次大會聚集了廣東、江蘇上海等地的知識產權法官,他們研討的焦點之一就是游戲著作權人與直播平臺之間的權利如何界定。

        這一問題隨著游戲直播大行其道變得日益突出。游戲直播是直播產業里的一個主要板塊,上海交通大學知識產權與競爭法研究院發布的《游戲直播行業白皮書》顯示,2018年中國游戲直播平臺市場規模達到131.9億元,預計2020年規模將達250億元。

        游戲直播領域,產生了斗魚、虎牙等上市公司,也有新進的入局者快手、百度,B站也在強化對游戲直播的投入。直播平臺如果沒有與游戲廠商達成合作,而對廠商的游戲畫面進行直播以牟利,雙方往往容易擦槍走火,最后對簿公堂。騰訊和網易都曾將直播平臺送上被告席。如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產權審判庭審判長秦元明指出,“在網絡游戲保護問題上,熱點案件不斷涌現”。

        然而,對于網絡游戲的知識產權糾紛判定,法官們并沒有太多成熟的經驗可遵循。法學學者們對此也沒有完全達成一致。

        就直播中的游戲玩家是不是有表演者權,華東政法大學教授叢立先呼應了陳中山法官的看法。他認為,游戲主播若構成表演者,不僅需要獲得游戲著作權人的許可,還需要獲得屏幕上出現的所有任務背后操作玩家的許可,因為游戲畫面不是單一玩家操作完成的。因此,認定玩家享有表演權不具有實際可操作性。

        北京大學教授劉銀良則認為,網絡游戲玩家在法律定位上,有可能構成作者,也有可能構成表演者。他舉的例子是“我的世界”等沙盒游戲,這類游戲中,游戲著作權人只提供了創作元素,而玩家自由發揮的空間非常大,玩家有可能構成作者。

        大型的游戲往往規則明確,留給玩家自由創作的空間并不大。比如在網易、騰訊等網絡游戲大廠的產品《夢幻西游》、《王者榮耀》中,玩家能做的,更多是按照游戲廠商預設好的戰斗規則操作,沒有過多的自由發揮空間。

        這也是為什么,在實際的判例中,游戲著作權人,也就是游戲企業的權利往往更能得到《著作權法》的保障。

        去年年末,網易公司贏得了訴華多公司“夢幻西游網友直播”一案。此前,因通過網絡傳播《夢幻西游》、《夢幻西游2》的游戲畫面,華多公司被網易告上法庭。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的二審判決,維持了原判:華多公司侵害網易公司游戲著作權,賠償網易公司2000萬元。

        廣東省是中國的游戲大省,產業營銷規模占全國的八成和全球的兩成。在解決游戲產業產權糾紛方面,廣東也走在前面。今年的4月12日,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發布《關于網絡游戲知識產權民事糾紛案件的審判指引(試行)》,該指引對游戲糾紛的侵權認定、權益保護以及賠償原則作出明確規定。廣東高院審判指引是首次省級高院明確游戲內容著作權參照類電影作品,或為最終立法提供助力。

        法律法規的日漸明晰,也許有助于減少知識產權法官們的煩惱。


一站關注,多維度進入移動游戲圈
上方網: sfw-2012
上道: shangdaowx
小伙伴招聘:xhbzhaopin
愛鏈客: izhike2012
標簽:    
相關閱讀
你可能感興趣的資料
牛牛赢现金50能提现 股权代码查询官网 四川金7乐推荐 时时彩票app下载 天津11选5 购彩 一木棋牌下载 广西11选5手机版 香港精选精准九肖中特 炒股选股软件哪个好用 快乐双彩今晚开奖结果 微信赚钱棋牌游戏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