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觀點

版權保護相對論:中國太慢,美國太貪

2020-05-11 15:43 作者: 轉載出處: 推薦人:admin

 

事實上,大陸地區大量PUGC和UGC內容同樣處于版權灰色地帶,如果嚴格執行,將有多少內容被波及,牽扯多少商業利益將是天文數字。因此,未雨綢繆或許會成為各大平臺發力的重點方向,而嶄新的版權溯源和分成機制將是這項工作的核心。


2007年,風頭正勁的YouTube遇到了一個大麻煩,它被告了。告它的是傳媒巨頭維亞康姆集團,索賠金額15億美元。當年,YouTube的全年營收還不到1億美元。

 

維亞康姆集團控告的理由很充分,YouTube上大量的短視頻內容存在盜版問題——主播在玩的游戲,剪輯所用到的背景樂,背景中出現的電視畫面。最后,還是由谷歌爸爸出面,這事才得以擺平。

 

谷歌的解決方案是建立一套全新的Content ID系統,智能識別版權內容,并與版權方分享廣告收入。2017年,版權所有者從YouTube獲得了超過30億美金的分成收入。

 

今天,中國直播和短視頻行業走到了一個同樣的關口:要不要正版化,如何正版化,成為了困擾短視頻和直播行業的一根芒刺。

 

一、版權保護的美國往事

 

版權是什么?

 

世界上第一部版權法是英國的《1710 年版權法》(即《安妮女王法令》),定義為“一部通過賦予印刷書籍拷貝的作者或購買者一定期限權利,以鼓勵學習的法案”。

 

這意味著版權本身是一個多方利益博弈的產物:一方面,版權法保護了原創者的利益,通過商業化來激勵原創行為;另一方面,商業化也給文化傳播帶來了阻礙,長此以往只有最富裕的人才能欣賞到最新的文化產品,不利于人類知識分享和傳播。

 


因此,隨著版權立法的迭代,版權被明確區分為商業階段和公有領域兩部分。商業階段需要給予版權所有者一些費用才能閱讀/觀看,而公有領域的版權則被視為全人類共同的智慧結晶,不再需要額外付費。比如《西游記》,人人都能改編。在中國,版權進入公有領域的時間為作者去世后50年。

 

然而,隨著資本欲望的擴張,以迪士尼為代表的美國文化公司們希望盡可能延長版權的商業期限。比如美國的《1998年版權期限延長法案》,也被民間稱為《米老鼠條款》,它把版權進入公有領域的時間延長至了95年,從而侵占了公有領域的空間。

 

這種行為本身便是對版權立法初衷的背叛。比如美國《1909年版權法》就曾明確指出“版權并非主要為了作者的利益,而是為了大眾的利益?!?/strong>

 

事實上,迪士尼在文化產品生產過程中大量汲取了公有領域的養分,無論是改編自經典兒童文學的《三只小豬》、《白雪公主與七個小矮人》,還是其影片中大量采用的《春之歌》、《威廉退爾序曲》等古典音樂。過度延長版權時間將會對文化再創作鏈條產生深遠影響。

 

需要正視的是,美國依舊是版權保護最為完善的國家之一。美國對于版權保護的重視促成了自身文化產業的繁榮,但隨著迪士尼們在版權領域的進取,過度保護反倒成為文化創新的一種阻礙。

 

這多少具有諷刺意味。


二、 中國市場: 泛娛樂融創期的軟肋

 

與美國市場恰恰相反,中國市場面臨嚴峻的版權保護不足問題。

 

這主要是由于中國尚處于融創期的市場階段所決定的。根據易觀4月發布的《2020中國新型泛娛樂視頻行業專題分析》顯示,新型泛娛樂視頻行業進入融創期,各類直播平臺與短視頻平臺在內容、功能、用戶等多個維度已經融合,短視頻平臺開辟了游戲、秀場直播等內容,直播平臺同樣接入了短視頻的流量入口。競爭格局呈現出典型的賽道融合現象。

 

這種融創現象帶來了產業紅利。比如隨著泛娛樂視頻行業的發展,社交屬性和強互動屬性取代了原先的工具性,拓展了更多商業可能性。以B站為例,大家都認可它是一個視頻內容社區,而非單純的視頻平臺。

 

根據報告顯示,在新型泛娛樂視頻平臺的用戶中,有97.9%的用戶會且可能會使用新型泛娛樂視頻平臺進行陌生人社交,有98.5%的用戶會且可能會使用新型泛娛樂視頻平臺進行熟人社交。這說明用戶對新型泛娛樂視頻平臺的社交功能的認同。此外,也有超過七成的用戶表示會且可能會使用新型泛娛樂視頻平臺來代替自己其他的社交產品。

 


 

同時,進入融創期后,基于內容生產者和消費者界限破壁的演化趨勢,新型泛娛樂視頻平臺已經更多地依靠用戶自制內容以及互動內容,貼近用戶端需求獲客和變現。未來,隨著平臺之間內容、功能等多維度的不斷融合,行業競爭維度仍會增多,以新型泛娛樂視頻平臺為基礎的競爭或將會延展到其他行業的競爭。

 

利好是一回事,版權保護又是另外一回事。融創現象給版權保護增加了難度——原先內容平臺只要審核單一內容,現在賽道融合了,PGC、PUGC、UGC內容并存,審核難度大大加??;而行業紅利所帶來的數據增長,也使得版權風險被有意無意地忽略了。不論是長視頻代表優愛騰,還是短視頻領域的抖音快手,都在過去幾年間迎來了會員或用戶數的高速增長。

 

版權也可能會成為制約行業前進的巨大風險項。2018年臺灣地區短視頻博主谷阿莫就被告了,他主打“幾分鐘看完一部電影”的類型視頻,這種視頻目前在各大短視頻平臺依舊是常見的熱門類型。臺北“地檢署”的起訴理由是,經調查認為谷阿莫的確是未經過授權使用電影片段重制,涉嫌違反“著作權法”,因此依法起訴。

 

事實上,大陸地區大量PUGC和UGC內容同樣處于版權灰色地帶,如果嚴格執行,將有多少內容被波及,牽扯多少商業利益將是天文數字。因此,未雨綢繆或許會成為各大平臺發力的重點方向,而嶄新的版權溯源和分成機制將是這項工作的核心。


三、 中國版權保護進行時

 

版權保護,立法先行。4月26日,第二十個世界知識產權日,“網絡游戲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研討會”召開。三十余位來自司法審判領域、學術機構、產業的發言嘉賓及百余位參會嘉賓在線參與了此次活動。

 

會議認為,我國目前游戲行業各領域業態之間交互增強,以游戲短視頻和直播為代表的“新型泛娛樂視頻市場”大融合趨勢日益明顯,且市場競爭也將隨之越發激烈,亟需通過規則的明確對游戲著作權人加以保護。

 

重慶市高級人民法院副院長孫海龍法官從“仰望星空”和“腳踏實地”兩個方面就研討會進行了總結。孫院長特別強調,司法者需要牢記著作權法的立法宗旨“鼓勵作品的創作與傳播,促進社會主義文化和科學事業的發展繁榮”,網絡游戲知識產權保護要有利于我國游戲產業的發展壯大;要貫徹利益平衡思想,將網絡游戲產業鏈條上的多方主體利益都納入考量范圍之內。

 

那么怎么保護呢?

 

 

從法律到執行依舊橫著一條鴻溝。在這點上,谷歌為YouTube打造的Content ID系統或許是一個很好的借鑒。版權所有者可以向YouTube上傳自己的音頻或視頻文件,Content ID數據庫根據這些文件來創建內容識別的“指紋”,并掃描平臺現有內容進行匹配識別。

 

如果發現有翻拍或模仿的內容,平臺會給版權所有者三個選擇:1)禁播這些內容;2)分享這些內容取得的廣告收入;3)查看這些內容的觀看數據分析。

 

基于Content ID系統,YouTube開始有能力化解版權方與YouTuber們之間的矛盾,將盜版問題轉化為利益分成問題。版權所有者可以通過與YouTube們合作獲得廣告收益,到2017年,YouTube上98%的版權問題都通過Content ID得到解決,當年版權所有者從YouTube獲得的收入分成超過30億美金,其中音樂行業從YouTube獲得的收入分成超過18億美金。

 

Content ID模式不僅保護了版權所有者的合法權益,也讓up主和主播們規避了相關法律風險,堪稱雙贏。

 

Content ID的案例告訴我們,對于有價值的商業路線而言,版權保護從來不是發展的制約,而是步入正軌的推動劑。

 

而站在企業發展角度,甩掉盜版包袱的YouTube也在之后的十余年間迎來了高速增長。根據今年2月谷歌首次公開的數據顯示,2019年YouTube平臺總營收150億美元,約占谷歌全部收入的10%;有分析師預估,若從Google剝離出來,YouTube的估值可能在3000億美元。

 

對于中國市場來說,版權保護立法和行之有效的類Content ID系統,都將是未來應該補足的短板。這種基礎設施的完善,有望將新型泛娛樂產業推向新的高峰。



一站關注,多維度進入移動游戲圈
上方網: sfw-2012
上道: shangdaowx
小伙伴招聘:xhbzhaopin
愛鏈客: izhike2012
標簽:    
相關閱讀
你可能感興趣的資料
牛牛赢现金50能提现 山西体十一选五走势图 浙江11选5开奖结果 享配资 湖北十一选五怎么玩 北京11选5中奖规则 宁夏11选五中奖算法 捕鱼王2官方网下载 海南飞鱼游戏奖金 山西快乐十分实时预测 极速赛车开奖查询